【翻译文】I Think I Missed a Step C8下

随着史塔克大楼出售,复仇者联盟总部搬家,派对在史塔克之后购置的一处相对私密的顶层豪华公寓举行。它90%的时间空关着,只不过是又一个炫耀财富的工具。Wade望着街对面闪闪发亮的大楼玻璃低语:“开什么玩笑?”

有人在他背后笑道。“等你见过屋顶上的网球场再说吧。”Wade转身,发现巴恩斯半掩在建筑的阴影里,一身《合金装备》主角的装束。

“你躲在那儿干什么?你见到Peter了吗?”Wade补充,“我是说Parker?”这话听起来太蠢了,不论是姓还是名,巴恩斯怎么会知道那是谁。

“十有八九上楼去跟Stark联络感情了。”巴恩斯白眼,“除非你想面对那堆记者,否则最好从后门进。”

“哦,”Wade回头看向被闪光灯照亮的建筑大门,拦好的通道里塞满了超能力者,比他过去见过的总数还多,简直像是奥斯卡现场。“我想也是。我不知道那些镜头能不能消受得起我这身行头。”他由上到下抚着前襟表示,巴恩斯哼了声。“而且严格地说我没有被主人邀请。以最精确严格的话来说。”

“严格地说。”巴恩斯摇头。“跟我来,笨蛋。”他说这个词的语气,几乎像在说一个昵称了。

“你对这地方熟悉得可疑。”被领着走进员工入口时,Wade评论道。

“如果你想暗示我曾经时不时溜进Tony Stark的豪华公寓,享受他的大厨或在那个超豪华的泳池里游过泳——我对此毫不知情。”

“这儿还有个泳池?”

“这我怎么会知道,我没有见过。”巴恩斯按下电梯按钮,靠在梯门镜一侧,从头到脚打量Wade。“制服不错。”

Wade看着镜子里的人——鲜亮的大面积黄色,两侧以蓝色点缀,上方则是他自己的红色面罩。“可不是,”Wade做个击拳的动作,巴恩斯怀疑地看了两眼,最终放弃地也握起拳头碰了碰他的。“我就知道我们是一路人。”

“我等不及看罗根发现你时的表情了。”

Wade张大嘴。“什么鬼?他也来了?”他兴奋地快蹦起来了。“他从来不参加变装派对。任何派对。任何有一堆人参与的庆祝活动!”Wade又想了想,“是任何目的的任何活动,除了虎着脸看黑拳。”

巴恩斯耸肩。“我不知道。史塔克总是有办法让人做他想让他们做的事。”他侧头让自己也出现在镜子里。“你到底来这干什么?”

这回Wade真的蹦了起来。“找Petey帮我捉弄铁罐。”他乐不可支地说。

“圣人宝宝?”巴恩斯挑眉,“祝你好运。”

Wade正想问巴恩斯怎么认识Peter的,电梯门叮的一声在繁忙的厨房打开了。里面的工作人员像招呼老朋友似的招呼巴恩斯,突然之间,他们就被一盘盘餐前小点和法式香槟包围了。

“你的那位好朋友呢?”一个女员工问巴恩斯。

Wade大致上已经想到了美队跟Bucky关起房门后干点啥,而巴恩斯脸上的红晕和低头的动作更加实了他的猜想。

“呃,Steve在前门对付狗仔。”他说。

女员工包起了一些表面粗糙不平看起来像是饼干的橘黄色东西,递给巴恩斯。“我做了你们俩特别爱吃的胡萝卜饼干。给他带点。”

“什么也别说。”他们一离开厨房,巴恩斯就红着脸告诫他。

Wade做了个把嘴像拉拉链一样拉起来的动作。巴恩斯满脸怀疑。他一定知道Wade是个想说啥就说啥的人吧?他不是真心以为Wade会遵守这样的承诺吧?对吧?

他们路过了许多房间,员工宿舍、仓库,巴恩斯还指出了所有的“秘密入口”,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通往史塔克的酒窖。然后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宽敞的,塞满纽约1/3名人的大厅。

“啊,Steve终于进来了。我得把他从Garner议员那里救走。”巴恩斯走向人群,“玩得开心。”

那么从哪里开始呢?那边奇异博士打扮成了福尔摩斯(好一个打破第四堵墙),正激动地与喝着第五杯波旁+满脸无聊+穿成杰西卡·琼斯的杰西卡·琼斯聊着天。Wade这辈子都没这么羡慕过一条紧身牛仔裤。

娜塔莎真枪实弹扮成了《生化危机》的Alice(大概是配合克林特的Leon?)主掌吧台,跟她一起忙活的还有同样来自生化危机的Claire、瓦伦丁和艾达王,分别由隐形女侠、Maria Hill和暴风女倾情扮演。老实说,Wade决定不了她们五个人谁最性感,不过风暴女那条裙子上的开叉简直了。满眼都是大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腿啊。

[快看,惊奇队长穿成了战士公主西娜]

今晚的料足够他意淫好多年了。

Wade来到吧台前,娜塔莎递给他一杯充满粉色泡泡的饮料。Wade尝了一小口——凤梨、蔓越莓和很多很多的伏特加。“它足够喝倒一个普通人了。”她说,“如果你想要点更够劲的,去找Thor。”

“不知道Tony和罗根哪个更不想看到你。”暴风女嘀咕,“不管是谁,我打赌那准是一场好戏。”

“喂,”Wade抗议,“我可是有正当理由来这的。Peter邀请了我。”Clint和Natasha互视一眼。

“如果你要找他,我建议去休息厅看看。”

果不其然,Peter就在那儿站着跟Pepper Potts说话呢。他看起来既认真又专注,但也看起来迫切地想要结束对话到别的什么地方去。

{是时候像超级英雄一样登场拯救他了!}

Peter的衣服由一件《辐射》Vault 101连衣裤手工改制而成,做得相当不错。它谈不上多性感更没有任何暴露的地方,但对Wade来说都是一样的,光是对方的选择就够他乐得合不拢嘴了。Peter还戴了pipboy,并在连衣裤外套了一副皮制甲垫。真是个小书呆子。而且他们的装束看起来就像一对儿,简直太完美了。他们根本没有刻意计划过!

Wade几乎是蹦跳着过去的,Pepper中断了谈话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嗨,美人。”

Peter看着他哈哈大笑。

“我——”Pepper看看Peter又看看Wade,似乎不确定他叫的是谁。她的表情困惑中混合着担忧。“Peter。”她清了清嗓子,介绍道,“这是Wade Wilson。Wilson先生,这是——”

Peter摆了摆手,还在笑个不停。“他知道我是谁。”闻言,Pepper的表情定格在了担忧档,但Peter没有在意。“老天,你看起来——你面罩上那些毛是真毛吗?”

“金刚狼毛。”Wade咧嘴笑道。Peter笑疯了,弯下腰抱住肚子。

“抱歉,Potts小姐。”Peter直起身,竭力抑制着笑声,抹了把眼角。“Wade是我今天晚上的男伴。”

Pepper抿紧嘴唇。“我没听说——Tony知道吗?”

突然,下方楼层传来一阵东西碎裂的响声。越过楼厅,Wade看到霹雳火和蚁人都打扮成了韩索罗,正热火朝天地玩着Beer Pong。“上帝——”Pepper连忙跑了过去,谢天谢天。

“抱歉。”Peter摸着颈背说,“这里的每个人都把我当小孩。”

“你不是吗?”Wade问。

Peter脸颊通红。“只要再过几个月。这不是关键。我不是需要他们护着的小弟弟。”

“放松点儿。”Wade抬起手,“我发誓我没有把你当小弟弟。再说,至少他们记得邀请你。”Peter露出懊悔的表情,但Wade不想要他的同情。“嘿,替我找找Thor。黑寡妇说他那儿有好货。”

Peter白眼,由着Wade拖着他穿过人群。他们在侧翼的一件游戏室里找到了Thor、班纳和跟人打台球的Steve。Sam穿着Geordi La Forge的全套行头(包括眼罩)正在讲故事。“……我醒过来发现鞋子没了,巴恩斯的手臂也不见了,我满脑子都是‘蜜蜂呢?’,而这个混蛋,”他用拇指比划巴恩斯,“却说,‘我把追踪器落在阴沟里了。’”

听众们哄堂大笑,除了Thor,他坐在椅子的边缘追问,“蜜蜂呢?”

Sam摆了摆手。“Hope和Scott已经搞定了。真正的冒险是找到他的手臂。”

“Peter!”Thor突然喊道,“你还带了个朋友!”

“这是Wade——死侍……”

“没错!”Thor一掌拍上Wade的肩膀。“我听说过你的事迹。死侍大战僵尸恐龙是阿斯加德最受欢迎的故事。”

“等等,真的?”Wade,“你不是故意搞我吧?”

Thor皱眉,疑惑地看向Peter,后者摇手,“他不是那个意思。”

“啊。”Thor说,“Heimdall注视所有的世界,他会把看到的精彩战斗讲给我们听。”

“一点儿没错。”Wade伸出拳头。Thor爽快地也伸出手与他击拳,力气大得好像打断了几根骨头。Wade咬着牙一边挥手一边挤出笑容。

他的身旁,Peter捂着脸,憋笑憋得很辛苦。“Thor,你还有阿斯加德的麦酒吗?”

“当然!”Thor拿出一只酒瓶,往Wade的杯子里到了点,然后看向Peter。

“我不觉得这是好主意。”Steve插进来,阻止道。

“没有的事!”Thor给了他们一个灿烂的笑容。“在阿斯加德,我们用这种麦酒给婴儿断奶喝!”

“哇哦。”Banner低呼,大家都瞪大了眼睛。Wade机智地没有发表任何关于落后的中世纪习俗的评论。

“不用,这就够了。”Peter说,“今晚不能玩得太疯。周一我有个考试,而且我也不想明天一整天照顾某个‘超级醉鬼’。”

一提到考试,Banner顿时来了劲,突然间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了Peter身上,很快他们两个就凑到一边讨论起各种科学问题。Wade被Thor和Sam怂恿着加入了其他人的谈话,甚至还讲了几个他自己的故事。有小蜘蛛以外的超级英雄乐意听他絮叨的感觉古怪极了(罗根和Cable不算,Wade怀疑他们自动屏蔽了98%的内容)。

不久,幻视和红女巫也来了。Wade尽了最大的努力贴墙假装消失,直到幻视发现他后转头去找史塔克(如果辣椒还没这么做)。他抓住Peter的手腕把对方拉出了房间。Thor的麦酒让他的脑袋嗡嗡直响,整个人都乐颠颠的,它的效果维持不了太久,所以最好还是趁早行动。

“跟我来,巴恩斯告诉我个地方,你一定得看看。”他带路来到通往厨房的狭窄走廊,推开一面木质镶板露出后面的楼梯。“这有个给工作人员专用的秘密楼梯。”

楼梯上方是一个巨大的房间,由家具摆设分割成卧室、起居室和学习研究区域,四周是从地板直上天花板的高大落地窗。卧室外面海带一个泳池,由建筑侧面落下来的小型瀑布汇成。

“太棒了。”Peter推开移门,蹲在池子一头拨弄流水。“等天气不那么冷了以后,我要来着好好游几回。”

他的话听起来有些怪异,仿佛暗示着他跟史塔克的关系并不止于雇主和雇员,而这影响了Wade的好心情。他在特意缝制的金刚狼制服内袋里摸索,找出为今晚的行动准备的道具:几组没爆炸的现金染色包。它是Wade最近一次工作中得到的赎金的赠品——他成功把目标活着救了出来,所以雇主准备的赎金自然就被他当作奖金揩油了。

“你在干什么?”Peter跟着他走向史塔克的衣橱前。

Wade举起手里的染色包示意,眉飞色舞道,“把这些放在他的内衣抽屉里,或者再分一点在他的西装口袋里。”

Peter用手捂住脸。“老天,你就跟12岁似的。你为什么那么想让他更讨厌你呢?”

“想帮忙吗?”Wade边问边仍过去一包。Peter的反应和灵敏度出人意料,他轻轻巧巧地接住了染色包,没有触发机关。

“不行!如果史塔克先生发现——”

“对哦,”Wade酸道,“因为他是你的老板对吧,我理解。”

Peter气呼呼地说。“他不是我的老板。”说罢,他把染色包仍了回去。Wade接住了染色包,但它被他的力量触发,炸了Wade一头一脸颜料。Peter转怒为喜,得意地笑了。“我不是复仇者。”

“是是,”Wade哼道,从抽屉里抓起最近的一块布料——平克·弗洛伊德乐队T恤,好极了——胡乱擦着面罩上的紫色墨水。就连他的嘴里也一股子怪味。“我很怀疑会有人把你当成复仇者。”

“这话是什么意思?”Peter质问。他的嘴角边还有一丝没消去的笑容,不过显然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上帝,他真是可爱毙了。

“别担心,Petey,你有许多超赞的、非传统的超级英雄特质。”

“没错,我还能非传统的踢你的屁股呢。”Peter挪到Wade身边,Wade被他的话逗得咯咯直笑。Peter的表情软化下来,摇了摇头。“你的面罩一塌糊涂。我们出去前你得把墨水洗掉,否则他一看到你就知道你又搞事了。”

“哦哦哦哦哦,我们得在喷头里放一包!”不等Peter反应,Wade一溜烟跑进了浴室。

史塔克的浴室帅呆了。说不定Wade也会考虑在自己的住处安一个。这是个大得不像话的开放式浴室,有一个洗漱台,墙上则装满了各种型号的按摩头和按摩手臂。不过首先,他得先花钱买个更大的房子才行,因为这个浴室比死侍的卧室还大!

[想象一下小蜘蛛出现我们的新浴室里!或者Peter!]

Wade努力不去想象,他努力了。

浴室的主喷头呈长条状附着在天花板上。“这有能垫脚的东西嘛?”他大声嘀咕。

Peter无奈地叹了口气,从Wade手里拿过一个染色包,走到喷头下方。“真不敢相信我会这么做。”说罢,凭空一个后翻,稳稳地落在天花板上。他摆弄了会喷头,放好染色包后跳回地上。向Wade投去一个搞怪的笑容,拍拍双手。“搞定。”

评论(7)
热度(56)

© 某个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