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文】I Think I Missed a Step C7下

到了地方,死侍、蜘蛛侠和猎鹰肩并肩打头阵。

小黄格格笑个不停,给Wade提供了一副他们仨光着屁股的想象画面。不过话又说回来,Wade的倒是可以被当成致命武器。

{你可以自己决定他指的是老二还是皮肤。}

黑豹负责殿后,美队和巴恩斯则趁机溜进建筑内部。巴恩斯对谍网迷魂式行动的经验显然比他们丰富得多。不论九头蛇对牺牲品做了什么,但愿造成的影响可以像发生在巴恩斯身上的一样被消除。眼下死侍愿意露出笑脸配合地点点头,但要是那些可怜的家伙过于危险,他一点也不介意把他们统统解决掉,而且他有种感觉:虽然其他人三令五声打开保险,但他们很清楚必要时Wade会做什么。

猎鹰非常适应小蜘蛛和死侍的战斗模式。他没有娜塔莎那么高效,不过那对能飞的翅膀简直帅呆了,要是他愿意用它们把敌人们“一刀两断”就更好啦——真是暴殄天物。Wade只好安慰自己起码美国队长跟他组队了!关于这一点,就连小白都想不出任何话来打击他。

九头蛇对于开枪这档子事可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几秒种内,警铃大作,夜幕被红色与黄色照亮,整个基地的守备力量倾巢而出。猎鹰和小蜘蛛左躲右闪,前者将敌人一个个拽到空中打晕,后者则用蛛丝夺走枪械再将它们的主人牢牢黏成一堆。可每次他们成功使一个敌人失去战斗能力,就又会有两个九头蛇端着枪冲出大门疯狂开火。

{你念完旁白了吗,有够无聊的。}

“我不能更有聊了。”死侍嘀咕着加入战局,说真的,还有什么比不管吃多少枪仔儿还说个不停的人更能聊?离他最近的九头蛇打完了子弹徒劳地扣着扳机,眼睛像漫画人物似的瞪得老大。

“你们这些混蛋为什么总是不记得数子弹?”死侍抓住对方的枪管,冲着那人的脑袋砸去。“你以为这是好莱坞电影?无限弹夹?”接着他夺过整把枪,用挥杆的动作将敌人重重击晕在地。“菜鸟。”

下一个敌人拼了老命扣扳机,似乎丝毫不在意反冲力正导致子弹漫天飞舞。“喂!这是撒网式射击战术吗!”死侍跃过挡道的车门,正面冲了上去,“你们到底有没有接受过训练?”

九头蛇曾经想雇佣死侍来着,当然他拒绝了邀请,但现在他几乎有点儿同情他们了,因为很明显他们急需要真正懂这行的专家。不过“几乎”是个关键词,毕竟这可是纳粹。第二个敌人跟上一个一样轻轻松松就被摆平了——他吓得往后退结果被自己绊了跤,机枪朝着天空胡乱扫射。死侍躲过斜刺里飞来的炮火,一把抓住对方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砸向混凝土地板。不能杀人,但没说不能造成永久性脑损伤呀。

{既然蝙蝠侠可以这么干……}

对九头蛇来说这大概是场挺悲哀的战斗。虽然他们像游戏里的杂兵一样前仆后继没完没了,但死侍身上只多了五六处正在愈合枪伤,而且都不在致命位置。仅仅十分钟后,火线就被推到了基地建筑的大门前,沿途尽是不省人事或满身蛛丝的九头蛇。

“加加油。”死侍向对面喊话,“没有挑战就没有乐趣!”

“可恶,死侍,关于自立Flag这事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Spidey冲他问道。

果不其然,大门一攻破,死侍立刻认出了等在里面的三张面孔(不久前刚在美队给的资料里见过)——头发灰白,脸像用石头雕刻出来的前海军;身高六英尺,没有门牙,脸颊上纹着泪迹纹身,五次被定罪的重刑犯;以及一位留着寸头,来自准军事部队的女士。他们身手敏捷,但手无寸铁。当死侍被前海军一拳击中鼻梁时,他意识到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需要武器。对方的力道之大,要是换个不像他那么男人的男人,恐怕已经倒地不起了。只是瞬间的功夫,鲜血已从死侍鼻子奔流直下浸透了面罩。

{这才带劲!}

死侍舔了舔带血的嘴唇,放低重心避开扑上来的前海军。他有机会给了对方一拳,就被抓住背带举了起来。世界天旋地转,他重重摔在附近的一个接待台上,紧接着对方又扑了过来。

“起码先请我喝杯酒!”死侍抗议道,伸手挡住攻击,以免刚刚复原的鼻子再次开花。

一旁,重刑犯先生把小蜘蛛的脸砸进了电脑屏幕。“你有没有试过先重启?”蜘蛛侠咬牙问道,反弓背部挣脱了敌人。

猎鹰想办法替被掐住脖子的死侍吸引了一秒钟注意,虽然他的脸上立刻挨了一拳还被踹飞了出去,但对Wade来说这一秒足够翻盘了。Wade用双脚撑住前海军的胸膛发力,硬生生挣脱了对方的禁锢摔到地上。

他爬起来的当口,前海军也重新稳住了重心。实话实说,死侍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真正跟人硬碰硬地肉搏过了。差不多就是从他“转化”后开始吧。因为子弹和武士刀比拳头高效得多,而他也不在乎目标的下场究竟是死是活。

不过眼下是特种兵时期的肌肉记忆起了作用。死侍矮身躲过下一轮攻击,并钳制住了前海军的双腕扭到身后。对方毫不质疑地后翻挣脱,顺势将他掀翻。死侍触地时伸脚一勾,也把敌人带倒在地。

同时,死侍也注意着周边的情况。猎鹰的翅膀和小蜘蛛的蛛丝在低矮狭小的走廊无法发挥全部力量。他瞥见前者被寸头女压在一张办公桌上,手拼命摸索着任何能用来当作武器的东西。当猎鹰抓起一只订书机狠狠朝超级士兵的脸上砸过去时,小蜘蛛说:“这下你们真的难舍难分了。”

猎鹰嫌弃地哼哼唧唧,死侍哈哈大笑,结果被爬起来的前海军抓住机会,照着他的肚子结结实实地蹬了一脚。不过螳螂捕蝉,小蜘蛛在后。一道蛛丝黏住前海军的后背,将他甩到了走廊的另一头。

“他们的攻势一点没受影响。”猎鹰喘着气评论,走到死侍身边把他拉起来。

死侍反手抚摸背后武士刀的刀柄。“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不准——”小蜘蛛闪开攻击,警告道,“杀人!”

死侍走神了大概整整一分钟,虽然他的暗示被毫不留情地回绝了,但观看小蜘蛛战斗实在是种享受。当小蜘蛛天花板射出一道蛛丝跃起时,他的身体线条如流水般优美灵动;当他从“没牙”的脑袋上翻身而过时,双腿和身体在某个瞬间形成了完美的V字形;最后,他落在敌人身后,用蛛丝干脆利落地将对方的脸黏到了墙上。

剩下的两个超级士兵对视一眼,无声地交流了片刻,扑向小蜘蛛。显然,他们都认为他才是真正的威胁。这倒没有错。

{那是因为我们被阉了。}

“一点点儿肢解听起来怎么样?”死侍问,“给他们换上金属的,然后用春夏秋命名,凑成四季。”猎鹰噗嗤一声笑了。

就在这时,地下深处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整栋建筑都在摇晃,不祥的轰隆声从他们的脚下传来。死侍和小蜘蛛或许没有超级士兵之间的感应力,但过去并肩作战的经验使他们能像上了润滑油的机器一样配合默契。

“我很乐意替他上油。”死侍能想象出小蜘蛛在面罩后犯了个白眼。趁着爆炸带来的短暂混乱,他们一齐向超级士兵发起了攻击。死侍将寸头女踢得跪倒在地,小蜘蛛则连发数道蛛丝将她的下肢黏住,给了死侍时间对准她的下巴和耳部反复击打,直至将其揍晕。

前海军见势不妙,转头想跑。死侍追上去一把抱住他的腿,双双滚到地上。他们扭到了一会儿,前海军暂时占上风。死侍的脸吃了好几下狠的,他的鼻子他妈的又被打坏了。好在猎鹰赶了上来,从后方猛力砸晕了最后一个超级士兵。

“我是不是漏看了计划里关于爆炸的部分?”死侍问。

[如果计划里有,我们不可能不记得。]

{他们居然连提都没跟我们提,扎心了。}

猎鹰耸肩。“十有八九是巴恩斯炸了实验室。”

“深得我心!”死侍欢呼。

“我们得把这三个家伙关到飞机上去。”猎鹰边说边把前海军拽起来。小蜘蛛也一肩一个,扛着另外两名人事不省的超级战士走了过来。死侍突然口干舌燥,脑袋立刻被小蜘蛛用超级力量干某些“下流勾当”的想象画面填满了。

他们在建筑的另一边遇到了正与二三十个九头蛇警卫大战的队长、巴恩斯和“殿下”。巴恩斯和罗杰斯以摧枯拉朽之势在敌人里横冲直撞,坦白地说,他们战斗的样子看起来火辣透了。尤其是队长扔出盾牌,巴恩斯接住将一名敌人击倒再掷回去,途中砸倒另一名警卫,弹回队长手中的配合。看着地上的尸体,死侍突然领悟过来,也许所谓的不杀人只是指被控制的超级士兵,不包括九头蛇的杂兵走狗。

赞!

越过机舱门,死侍能看到两排发着白色光芒的休眠舱固定在船舱两侧。他拔出武士刀,当先为小蜘蛛和猎鹰开路。他刺穿了第一名送上门的九头蛇,抬腿送给第二名一记蛋部直踢,并在对方跪倒时用另一把武士刀贯穿了他。

“死侍!”小蜘蛛大声喊道,半是绝望半是恼火。不过这一回,死侍有话说。

“停停,小蜘蛛。美国队长刚刚用盾牌直接把人拍爆头了,所以你不能怪我!”作为强调,他举枪将正冲向他们的一个九头蛇也爆了头,欣赏地看着那个混蛋颓倒时脸上漫画般夸张的表情。

小蜘蛛长长地重重地叹了口气,没有反驳。也许是因为他的反应,死侍突然又觉得宽宏大量也不错,所以他只替第三和第四名九头蛇去除了些零部件,给他们留下了小命。

猎鹰和小蜘蛛把超级士兵搬进机舱时,包括死侍在内的其他人便守在舱门附近共同抵御不断进攻的海量警卫。听着,虽然不至于一点儿不在乎,但死侍真的两点儿也不在乎钢铁侠还有所谓的好人们怎么看待他。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这些超级英雄跟他齐心协力共同战斗,他们信任他能照看好他们的后背。

{太他妈感人了!你心里清楚,他们之所以容忍你完全是为了小蜘蛛。}

[否则他们不会跟我们玩。]

死侍坚决地无视了它们,才不打算让这两个混球败坏他的好心情呢!把超级士兵全部装好后,小蜘蛛和猎鹰也重新加入战局。没一会功夫,战斗以他们大获全胜告终。T’Challa和队长、巴恩斯低声讨论片刻,便载着“货物”升空离开了。

“你不一起去,跟他们……那什么一下吗?”死侍比划了下脑袋。

“T’Challa知道怎么办,”巴恩斯说,“他的科学家治好了我。”

“我们很快会去跟他汇合。”队长说,“只是这边还有些事需要处理。我们必须确定这里是最后一个九头蛇改造基地——否则今天晚上的功夫就白费了,他们还能制造更多士兵。”

“但眼下我们可以去吃墨西哥卷饼庆祝了,对吗?”

{我的老天,可怜虫。小蜘蛛才刚刚允许我们见他,你凭什么以为——}

“我能干掉一整盘脆饼。”Sam说。

“我知道杨克斯附近的一个地方,那里的鸡肉饼好吃得要人命。”Wade提议。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Steve表示。

Sam斜了他一眼。“伙计,你就像是直接从你的古董漫画里走出来的真人版。”

Wade喷笑。“队长,你一定得试试——跟塔可钟卖的垃圾绝对不一样。那可是真正的好货。”

美队像是被逗乐了。“你可以叫我Steve的。”

巴恩斯环住美队的肩膀,拖着他往SUV的方向走。“走吧,老年人,让咱们快点喂饱你的肚子送上床,免得你变成南瓜了。”

美队气呼呼地抗议。“我?老年人?”他们边说边跟Sam走远了,留下原地的Wade目瞪口呆。

小蜘蛛用身侧轻轻碰了碰他。“你没事吧?”

“他说——他们——”

“快点,呆瓜,我要饿扁了。”小蜘蛛边说边推了Wade一把。

“哈!”Wade向盒子们炫耀,“听到没,白痴X2。”

Wade跑了两步追上小蜘蛛。他们吊在队伍的最后面。“那……我们和好了?”

小蜘蛛又用肩膀蹭了蹭他。“我只是需要点时间,Wade。”小蜘蛛柔声说,“我们和好了。”

评论(12)
热度(53)

© 某个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