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文】I Think I Missed a Step C6下

可惜现实太骨感,死侍所谓的主意与一般人概念里的大相径庭——一点儿调情,一点儿上下其手,如果进行顺利再来一番心灵对话,然后就可以期待接下来的亲亲摸摸啦。

{你怎么想出这种天才计划的?}

找到小蜘蛛不是什么难事。要么循着枪声、爆炸声,奇装异服的反派们过去,要么直接看看新闻就成。

果然,Wade在布鲁克林的一个破旧街区找到了正在对付几个大块头的小蜘蛛。通常他会直接跳进场中央加入对方,但某些异样令他停住了脚步。

蜘蛛侠的战斗方式跟平时大不相同,以往他总是尽可能与对手保持足够翻飞跳跃的距离,但今天他选择了硬碰硬的近距离战斗,这根本不是他的风格。面对攻击,他不但没有躲闪还正面迎了上去,一个过肩摔把对手扔到地上,全身的肌肉线条都绷得死紧。他的战斗既精彩又有种不协调感,等他将最后一个对手用蛛丝黏到墙上时,Wade长长地吹了声口哨。

蜘蛛侠抬起头,双手抱臂。“你来干什么?”

不是Wade期望中的热情欢迎,不过没关系。“嘿,宝贝男孩。”他沿着消防梯滑下落在小巷中,极力无视了蜘蛛侠不耐烦的哼声,说道,“看起来你有不少压力需要释放。我很乐意帮忙。”说罢,他暗示地扭了扭屁股。

小蜘蛛瞪着他久久不语。久得死侍开始担心起来,他四下张望了一圈,一切正常,只有他们和背景里被网起来的坏蛋们。于是他靠近小蜘蛛,直到他们的腰胯贴到一块儿,然后伸手搂住对方的肩膀。

“你能不能别这样!”小蜘蛛突然怒叫起来,弯腰从Wade的胳膊下抽身而去,就连变声器也盖不住徒然拔尖的嗓音。Wade的惊讶一定表现在了面罩上,因为小蜘蛛连忙压低了声音,“抱歉,我只是——我办不到——你不能再这样跟我调情,就从现在开始,好吗?”

[不是在欲火重生,是在狱火中连渣也不剩。]

小白的狂笑声下,Wade只能勉强听清小黄的评论。他的手指抽搐,有种狠狠击打空气的冲动,仿佛这样就能让脑袋里的声音停下来似的。他抬起双手,向小蜘蛛示意自己不是威胁。“这没什么,宝——”宝贝男孩这个称呼可能也属于调情……他笨拙地改口道,“小蜘蛛,我不是认真的。”

蜘蛛侠垮下肩膀。“我知道。”闷闷不乐的样子完全不像他了,让Wade迫切地想要为他做点什么。

“有了。我请你吃冰激凌吧!我请客。”可是Wade的话只换来了更长的沉默和更令人不安的视线。他不断将身体重心来回从一条腿换到另一条腿,越来越慌张。“不然我们可以一起夜巡,如果你想要的话?”

“如果我想要的话?”小蜘蛛质问,又是那种尖细到近乎失声的嗓音。“我想要的话?”他用力挥舞手臂,“你根本不在乎我想要什么!”

Wade的下巴都快落到地上了。我漏看了一页剧本还是怎么的?

[你大概漏看了整件事。]

{也许试着从小蜘蛛的角度考虑下……}

“小蜘蛛……”

“听着。我想要跟你一起巡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在那之前,让我一个人待着。”小蜘蛛用双手抱着自己,上半身往后弯向与Wade相反的方向,语气比起命令更像恳求。如果一张面罩也能让人看出痛苦来,那么他脸上的那张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反常看得人心痛,Wade偏偏不知道说什么。

“好吧,好的。”他只能机械地答应着。他想帮忙,但显然没有这个资格。

[没人在乎。]

小白得意极了。{也许,踢掉可怜的Petey前,你应该先确定一下小蜘蛛对你有没有意思……}

蜘蛛侠等待了片刻,像是等着Wade说出正确的台词。问题是,Wade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还没搞明白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蜘蛛半是厌烦半是恼火地哼了声,向附近的大厦射出一道蛛丝离开了。

钢铁侠终于把小蜘蛛洗脑了吗?他也认为Wade是个麻烦了吗?可是他过去总是为死侍说话来着,所以应该不是这么回事,再说,死侍几乎把美国队长、黑寡妇和鹰眼也赢过来了。几乎。至少现在他们不会一看到他就开枪了……

{我有个更简单的解释。}

“我不想听。”Wade咬牙道。

{可能他对你的耐心终于耗尽了。可能他终于明白跟我们在一块儿只是白白浪费时间了。可能他只是被恶心到——}

“闭嘴!”Wade吼道,掏出手枪往自个儿的太阳穴上指去。接着他突然反应过来,眼下小蜘蛛最不需要的就是被一声枪响召回来,收拾他这个残局。再说,他不能趁了小白的心。他要想个办法纠正这件事……

评论(10)
热度(55)

© 某个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