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文】I Think I Missed a Step C4

Wade花了好半天才鼓足给Peter发短讯的勇气。他来来回回写了大约五六条,但又都嫌弃地删除了。呆坐在屋顶上的时候,给Peter发短信似乎是个报复蜘蛛侠的好主意,可回到家后,回到垃圾一样臭不可闻的生活中,他意识到一个性感火辣的书呆子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

“做点什么。”第二天中午,Al冲他抱怨,“你的同情派对吵得我没法午睡。”

“看不见只能让其他感官更敏锐,不会让你获得读心术。”

Al挑起一边眉毛,给了他个“你就这么想吧”的表情。Wade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结论。他对Al以前的生活一无所知,读心术倒是能解释她平时表现出的预知能力,不过……

[如果她真能听到你脑袋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早就跟你说拜拜了。]

{除非她乐在其中。}

“我知道,这是你想得到我的屁股的计谋——”Wade话还没说完,Al猛地从他手里抢走手机。他们扭打了一会,但Al成功用单手发了条讯息。“我要给你的食物洒眼药水,在你的马桶圈上浇Blair的辣椒酱!”

Al得意地把手机丢回给他。“只要不用第900次清洗你留在沙发上的白色液体,值了。”

“你太低估我的不应期了。顺便,你恰好没坐在上面。”Wade低头看了眼她发的短信,“艹——”他怀疑地张大嘴,“你怎么办到的?”

{你有哪怕一个证据能证明她真的看不见吗?}

“我也想指望你做好所有的事。然而。所以。”

[我们能确定她不会读心吗??]

做为对Al发短信给Peter的报复,Wade没有理会脑袋里越说越离谱的声音。她的短信是这么写的。

        如果我再不停止单相思约你出来,我的室友就要开始测试我的再生能力了。这里是Wade。        


根据上方提示,Peter已经在打字回复了。Wade不安地瞪着屏幕等待对方的反应。

      我以为你不会给我发消息了。   



Wade难以置信地看着那行小字,接着又一条信息跳了出来。

  

      刚上完最后一节课,我需要要要要要要咖啡因。我住的地方附近有家欢天喜地,他们卖最赞的黑胡椒焦炒咖啡。而且你知道,欢天喜地。”      


“我觉得这小孩的脑袋有点儿问题。”

“你会知道的。”Al告诉他。

Wade这辈子没这么纠结过穿什么,就像个要参加毕业舞会的孩子。白天日常活动时,他并不常常穿着全套战衣,可问题是就算Peter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并不意味着也对面罩下的恐怖真人秀一清二楚。再说,见过Wade的真容后,或许那孩子终于会清醒过来外加后悔莫及。

所以他选了个折中的方案——精灵宝可梦GO黄队T恤外套一件帽衫,既能挡住脸不至于吓坏小朋友,也不会在初秋的天气里显得太热。当然了,车厢里上还是有不少没礼貌的混账盯着他看,不过死侍也乐得冲他们亮亮塞在裤腰里的枪。

而且这一次,我指的不是老二。

真的不是吗……?

到了地方,亲眼看到站在咖啡店外的彼得,他又一次意识到那小子有多性感火辣。金色的皮肤,头发凌乱卷曲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身体靠在墙上胯部向前挺,双腿分开肩膀放松还闭着眼,一副邀请的样子。

Peter带着眼镜,他是个戴眼镜比不戴还好看的幸运儿。今天他只穿了件画着僵尸猫从盒子里钻出来,并搭配“猫活着”字样的短袖T恤,没有帽衫,露出的手臂线条大出Wade的预料。Petey一定经常锻炼,那手臂上的肌肉可都是真家伙,不过跟Wade的大块头相比,他看起来修长、苗条、优美,性感得根本不讲道理。

就在Wade犹豫要不要直接溜走的时候,Peter突然站直身体睁开了眼,像是有第六感应似的一眼就盯住了他。接着Peter笑了,也就是说他既认出了Wade,而且没有被看到的面容吓住。

{是时候考虑他是一棵树的可能性了……}

绝对该归于“好得不真实”类目下。

“你还好吗?”Peter走近了问,打个哈欠,用手挡住嘴,“抱歉,我累毙了。差点在研究室里睡着。”

“明白。”Wade同意道,“我还记得通宵学习的日子。”Peter丢过来的眼神混合着诧异、困惑和怀疑。“没错没错,我胡扯的,从没有去过一天大学,除非你把我去那儿替人狠揍个把听不懂拒绝的兄弟会成员也算在里头。”

“真有义气。”Peter说,“小心,DP,否则很快大家就会开始传你是个软心肠了。”

差不多的话一定早就传开了,否则打一开始Peter就不会放心地接近他。现在,要是托尼史塔克和他的神盾好伙伴们也能紧跟舆论动向,少来管他的闲事就更好了。他们排队的时候,韦德不由地思索,复仇者们有几分可能相信Peter是自愿见他的,还是说他们默认Wade绑架了他?

好吧,这么假设也算合理……

Wade对手工咖啡谈不上偏爱。他跟所有人一样热爱咖啡,但只要旧咖啡机还能工作也就满足了,然而Peter一点没有夸张,这里的黑胡椒咖啡好喝极了。他们拿着咖啡离开了店铺,带路的Peter灵活地在路人间穿梭,就像在滑板上一样轻松优雅。

Peter喝了口咖啡,又发出一声堪称犯罪的赞叹声。“我太需要这杯咖啡了。”

“你是学什么的?”赶在沉默变得尴尬前,Wade问道。

“我还没在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和神经生物学之间拿定注意,而且就我的情况来说,进化生物学可能更有用。”Peter耸了耸肩,“我想拿下所有这些学科——史塔克先生、布鲁斯班纳都没有局限在一个里——但是我伯母怕我压力太大,你知道,学校、工作……课外活动。”

“也就是说你是个正宗书呆子。”Wade在生物化学的部分就当机了,这四个字听起来需要嗑上一大瓶儿童维生素软糖。

Peter比了个瓦肯手势。“光剑佩戴者、pipboy穿戴者、乐高建筑大师。”

“那好,”Wade想了想,问,“最好的星球大战?”

Peter毫不犹豫地回答:“第五部。”

“有趣的选择。”

“帝国反击战就算不能说是史上最有地位的电影,也绝对是最有地位之一的了。我会反抗你的任何异议。”Peter打着响指说,“霍斯星之战是特效史上的奇迹,哪怕三十年后的今天也不落伍,更别提它的配乐了!还有莱娅公主与韩索罗经过了那么多后的经典对话‘我爱你’和‘我知道’。说到经典,你能想象大家第一次在影院里听到‘卢克,我是你爹’的心情吗?”

“那句台词是‘我是你爸爸。’”Wade纠正道,“而且我不需要想象——当时就在电影院里,谢谢你又一次高亮了咱们之间的年龄差,未成年先生。”

“总而言之。”Peter摆手,“你懂我的意思。”

“实际上我大大的松了口气,起码你没有大谈特谈我们的喜剧天才加·加·宾克斯,小盆友。”

Peter用力锤了下他的肩膀。什么鬼?“你这个无礼的家伙。”

Wade被他的气恼样逗得哈哈大笑,“好啦好啦。最喜欢的星际迷航?”

“下一代。”Peter哼道。

Wade抿起嘴皱眉。“很明显是深空九号,不过我们刚发现你实际上还是个小宝宝,我可以等你以后想明白。”Peter白眼。“接下来是快速问答。太空堡垒卡拉狄家里最喜欢的角色?”

“原作还是重启?”

“重启。”

“额,星芭儿,显而易见。”

“显而易见,”Wade同意,“卡拉·瑟瑞斯能打得我满地找蛋。”

“是哟,听起来不错。”Peter点着头与他碰拳。

“不过我个人也挺受Baltar博士的吸引。”

Peter笑道:“你脑袋里的盒子其实是赛昂人宝宝吗?”

“是就好了。”Wade又问,“DC?”

“感觉我应该说蝙蝠侠,但实际上是谜语人。”

Wade摸下巴。“哈利波特?”

“赫敏。我们本该去拉文克劳,但我是个彻头彻尾的赫奇帕奇。”他撅着嘴用可爱透顶的表情说道,“我打赌你是格兰芬多。”

Wade吃了一惊,被意料之外的发言迷住了。“大部分人会说我是斯莱特林。”

“就你那种不顾肢解甚至死亡,一股脑往最危险的地方冲的劲头?勇敢得不可救药。”Peter的笑容温暖中带着喜爱,而Wade、Wade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个孩子——一个似乎真的能理解他的陌生人。

“好吧。”Wade说。下一题一定能难住他。“哪一集黄金女郎最棒?”

“哪门子书呆看黄金女郎?”Peter斜他一眼,问道。

“这是快速问答。别停下。”

Peter叹了口气,转着眼珠思索了一会,说:“《浪荡美女杀人夜》。”

“唔,我想你说的是《悲惨人生》那集。不过最重要的是,你是,你是真的吗?你是个邪恶机器人,还是被嗨爪洗了脑,还是……”Wade的话被Peter的笑声打断了,天哪,他连咯咯傻笑都可爱极了。

“听起来我过关了?”

“附加胜利的红旗迎风招展。”Wade喃喃道。

[第一次约会就为了确定他是活人用针戳他会不会太粗暴?]

几个小混混路过他们时故意撞了下Wade,看到飞溅的咖啡一阵窃笑。Peter看看他们又看看Wade,后者的手离裤腰只有寸许。

“一群混蛋。”Peter竖起中指对着离开的混混喊道。“来,”他挽住WAde的手臂扯了下,“你可以过去教训他们一顿,也可以跟我回家,教教我为什么不该选下一代。正好我打算重看深空九号来着。”

“琪拉上校是整个星际迷航系列里塑造最好的角色。”Wade背书似的回答道,他的注意力大部分仍在那几个混蛋身上,他们正开着烧伤基佬的玩笑。

“前民兵,挑战权威,不惧于向任何人叫板,而且身穿红色紧身制服身材棒透了?嗯……”Peter用手指点下颚,“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熟悉?”说完,他又用力将Wade向与那群混混相反的方向拽了把。考虑到身高体型,他的力量大得惊人。

“哦,我猜你更偏向卫斯理·克拉希尔那一款。”

“少年天才总是得不到应得的赞赏。”Peter轻快地唱到。

Wade最终还是跟着Peter走了,直到停在高架铁轨附近一座外观时髦的公寓前。

“我大扫除过了。”Peter打开门让他进去,“我说的大扫除是指把所有的脏衣服和杂物塞进衣橱里。如果你珍惜生命,千万别打开它。”

Peter的住处狭小但不失整洁,还配备了许多现代化设备,远比一般大学生能负担的生活条件要好得多。他的迷你起居室里有一整堵墙被用来悬挂超大电视屏,下方则摆放着各种次世代游戏机。Wade不由得吹了声口哨。

“在史塔克当实习生报酬很不错。”Peter用漫不经心地口气说道。

一切突然有了合理的解释。如果Peter的聪明才智能够为他在史塔克那里赢得一个带薪实习的位置——而且他显然明白史塔克和班纳研究的东西——也许他也为他们做复仇者相关项目。这就对了,Wade去找Tony的时候很有可能跟他有过那么一面甚至两面之缘。这也能解释为什么Peter表现得对他非常熟悉。不过Wade还是觉得如果见过面他一定会记得这么张脸蛋,更不用提那个屁股蛋了……

他们先看了几集深空九号,等到肚子齐声咕咕叫时,又为了叫越南菜还是披萨来了番剪刀石头布大战。接着一边肆虐食物一边看片一边争论Winn Adami和Gul Dukat哪个更邪恶。

也许他不是间谍。也许这一切都是幻想。

[凡妮莎之后还有人对你那个伤疤肆虐的屁股感兴趣的几率非常之低……]

{没必要对小蜘蛛念念不忘,也永不着在意他永远不会爱我们,反正你能幻想出最完美的蓝朋友。}

“喂,”Peter按住他的手,“谁把你从我这偷走了?”

“让咱们这么说吧,这里的一切都只是个念头。”Wade挥舞手臂示意Peter、房间和周围的摆设,披萨在指间危险地晃动。“某种设定完善,细节丰富的幻想,对我来说不是第一次了。”

Peter丢给他半信半疑的表情。“我可以给你一巴掌,不过这么做可能正中你下怀,而且我觉得一个巴掌对你来说大概不够劲道。”

“我的老天爷,Peter。”Wade用手捂胸,佯装震惊,“第一次约会就这么玩?你把我当哪种女孩了?”

一抹红晕浮上Peter的脸颊。Wade迟了足足一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把约会两个字说了出口。Peter低下头,用肩膀藏住笑容,告诉他。“说真的,死侍,这城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你是哪种女孩。”

Wade急忙用一个厌倦的耸肩动作掩盖住惊慌。“算你有道理。”他侧头后仰,拍拍露出的脸颊,“别打坏好的那面。”

Peter直起上半身,舔掉手指上的披萨又在牛仔裤上抹了把,半跪着在沙发上挪啊挪地凑近,最后坐到自个儿的脚跟上,面对Wade。然后他抬起手,仿佛就要一巴掌打下来了。

真的打算给死侍一巴掌和愿意碰触他的皮肤——Wade不知道两者哪个更勇敢。Peter的手掌与皮肤接触的刹那,他几乎惊跳起来。但那根本不是一个巴掌,Peter的手带着暖意贴上他的下巴,手指微微用力使他不能低下头。当Peter的嘴唇轻轻刷过他的脸颊时,他的呼吸卡在喉咙里,仿佛他的身体再也不愿意呼气了。

“好了。”Pete说,咬住下唇又靠回沙发扶手。笑得像是他没有让Wade连半个音节都发不出来。Wade瞪着那双纯洁的眼睛,皮肤仍因刚才的接触灼热着,已经有太久太久没人这么轻柔地碰触过他了。“如果这是幻觉,现在我们都知道你会幻想我在第一次约会时就对你下手啦。”

评论(3)
热度(84)

© 某个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