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文】I Think I Missed a Step C3

没有什么比大肆屠杀纳粹更能鼓舞一个改过自新的前雇佣兵了。


仓库守备之严堪比夹紧的猫屁股。死侍有点纳闷,九头蛇做为一个在全世界兴风作浪,甚至把触手伸进各国政府的地下组织,安保工作却往往一塌糊涂。这个仓库可能大有文章。


收集情报向来不是他的长项。早从他和Lark Bryant一起偷考试答案起,他就总是担任警戒、吸引火力以及后来的打手角色。


比起搞明白这里的九头蛇科学家在研究什么,杀个片甲不留显然简单多了。缺少有力的反抗固然会降低完事后的满足感,不过有人杀已经不错啦。


他钻进电梯准备再清掉一层,轿厢上方突然传来“咚”的一声。死侍抬起枪口,正要对着天花板开火,检修窗的盖子被几根戴红手套的手指扒开了。


“小蜘蛛!又能见到你的英姿太好啦,伙计——真没想到会在这儿见面!”


蜘蛛侠跃进电梯,双手抱臂,两个白色的眼罩都眯了起来。Stark老爹把他的制服修好了,变声器也不例外。“哪怕我已经在这侦查了整整一个月?”


“噢,这就是你监视的九头蛇仓库?”


“上个礼拜五你还特意跑到这来烦我过!”小蜘蛛手按额头,“我才离开不到一周,你就脱轨乱来。”


{哈!他真是纯真。}


[说得好像你的整个人生上过轨似的……]


“要是我说我是来帮忙的,你信不信?”


“你就会帮倒忙。”蜘蛛侠咕哝。


“我最擅长帮忙了,小蜘蛛。”Wade兴奋地嚷道,“只需要给我指个方向再告诉我干掉谁。”


“人都死了我找谁问话?”小蜘蛛大声问。他的视线在死侍身上停驻,压低嗓音,又问,“你已经把人杀光了是不是?”


“只有下面三层。”Wade边说边用手指在心口打叉保证。哪怕有面罩挡着,小蜘蛛都能让自己看起来满脸怀疑的样子,真是太令人佩服了。“好像还留了几个炸药。”


蜘蛛侠叹气。“我居然在钢铁侠面前回护你……”


{嗷嗷嗷,他生气也听起来像示爱!}


电梯“叮”的一声在地下二楼打开门,蜘蛛侠大步走了出去。几步后,他回头。“你来不来?”Wade立马蹦了过去。“但是不能杀人!我有话问他们!”


“等你问完话……?”


“想都别想。”


“可是。”Wade撅嘴,“他们是纳粹。”


蜘蛛侠没有再说什么,可能是因为这一点连他也无法反驳,也可能是因为他正忙于查看沿途各个房间门牌上的字。什么“神经”啦,“肌肉再生”啦,“高压容器”还有“极端环境剥夺”等等等等。


{我不喜欢这地方……}


“额,小蜘蛛,你知道遗传实验会让我的扳机指抽搐。”


[没有东西不让你想触摸扳机。]


{在这个充斥‘触发警告’的地方——嗯哼,这多重双关绝了!}


“不光是你。”小蜘蛛嘀咕,“队长要我注意下研究资料,以防被神盾的人发现,他们会半夜偷溜进来抹掉所有的痕迹,至于他们暗地里用资料干什么没人知道。”


“注意,小蜘蛛。我才是这段关系里负责嫉世愤俗的那个。”Wade说。


这么说可能不完全公平。死侍有一张超长负能量清单,他自己的各种毛病和Stark的大名以黑体红字列居首位。相比之下,蜘蛛侠要好些,因为他有一整支团队可依靠。不过他俩这么合得来正是因为:尽管他们也是好人,却无法在好人堆里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位置。


{我们是不是好人还待定……}


Wade想了想下面三层横尸遍地的走廊。


[奖励你个金星勋章。起码你努力了。]


蜘蛛侠啧道:“得了吧,年轻人,你心里有数,我是咱们俩有机会开始这段关系的原因,我的不走寻常路和这张伶牙利嘴。”他厚着脸皮笑了——至少死侍是这么想象的——可能还弯着两片柔软得不像话,诱人、饱满的嘴唇。可惜那天死侍满心只想着怎么让对方的呼吸顺畅些,压根没注意细节,好在他有丰富的想象力可用。


{他承认了你们之间的关系!!!}


[我觉得,这算是默许了你对他的屁股咸猪手。]


我们还有任务。Wade歪着头纠结的当儿,小蜘蛛又往走廊更深处走去,似乎对后方正在发生的天人交战一无所知。也可能他知道——毕竟他们已经合作了那么多次,他该对Wade的走神功夫习以为常了。


[你应该写信谢谢Stark爸爸设计了那么贴身的蜘蛛战衣!]


Wade咯咯傻笑起来,立马被蜘蛛侠回头“嘘——”了声,可小黄说的是事实。那层蓝色紧身弹力布令它包裹的曲线一览无遗。Wade花过很多时间思索——好吧,幻想——面罩后的人,还有对方用了什么办法才能让那个屁股这么小巧紧致的同时又那么有料,挺翘得足以填满Wade的大手。别忘了布料在屁股和大腿连接处收紧的两道痕迹。这身战衣真是把每一根线条、每一个圆弧都衬托出来了。尤其是小蜘蛛攀爬的时候,屁股往后翘得高高,像是在乞求Wade贴到他的身后……


捏一下应该没问题,就一下。


突然被吃了豆腐,小蜘蛛居然一点没有跳到天花板上。看,这就叫专业。


{可能他对你的变态也习以为常了。}


“这叫爱慕好吧。”Wade抗议。


“你不能换个时候再表示吗?”蜘蛛侠拍开他手,斥道。


Wade故技重施,这次他贴得更近了,近到能让前面的人感受他的体温。“宝贝男孩,我愿意在任何时候用任何方法表示你给看。悄悄告诉你,我可不光‘金玉其表’,我还能金枪不倒。”


“上帝啊,Wade。”小蜘蛛说,可是他没有避开,所以这跟同意没区别。Wade能感觉到手指下的肌肉轻轻颤动。他用拇指划过中间的凹陷,小蜘蛛往后把头靠到他的胸膛上。有那么一秒,像是融化在了他的身上。“晚点。”


他明明用了变声器,为什么还能听起来这么性感?好吧好吧,Wade明白。真的,他明白蜘蛛侠不是那个意思。绝对不是让小Wade抬头挺胸的那个意思。然而,他还是像只迷了路的小狗狗,期待着任何小蜘蛛可能会丢过来的东西,一句不算暗示的暗示,就让他就难以招架地硬了。


[不·可·救·药]


这还用说么……


蜘蛛侠又推开了他的手,于是死侍将策略改为贴身紧跟。终于他们到了要找到的实验室,外头贴着个不详的标志。要是死侍也有蜘蛛感应,这会儿它就该放声尖叫了。实验室里有3个研究员,一看到他们俩出现,慌忙将资料往焚化炉里仍。


“没人教过你们别玩火吗?”小蜘蛛问,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他们全部脸朝下网在了地上。他关掉焚化炉,抢救出一张幸存的资料。“我有几个火烧屁股的问题,需要你们立刻解答。”


死侍想象了下自己如何大摇大摆地走上前,用像昆汀电影里那么酷的威胁吓得三个研究员乖乖就范。可惜,他一走到小蜘蛛旁边,他们就全招了。


根据交代,他们在研究怎么控制人,这三个棋子管它叫“精神扼杀”。怪不得美国队长这么在意。单单一个巴恩斯就给复仇者和整个司法体系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九头蛇当然想更上一层楼了,这也解释了被死侍干掉的那堆警卫。可惜九头蛇没有好好训练他们的研究员,让他连一点发挥的机会都没有。


小蜘蛛想办法销毁了实验室里所有的研究设备和资料,只剩下几本笔记。


“让我直接炸掉这地方简单多了。你只需要动动嘴发个话就行。”Wade娇滴滴地献殷勤,“你自己说了,要是被神盾拿到这些资料可能节外生枝。万一他们把这几个研究员也关进玻璃箱呢?想想Bucky的事后,他们怎么对付梦之队的。”


“不会的。”蜘蛛侠说,“我只把笔记交给Steve。我们不能因为贪图简单就杀人,Wade。”


“简单?”Wade愤愤指着地板,示意下面被他清空的三层。“我又忘了拿弹药包,我被砍掉了次右耳,还有个杂种把我的大腿扎穿了。离小Wade只有几英寸!”


蜘蛛侠看向他的大腿,那里的制服破开了道口子,下方狭长的切口已经愈合,仍然是嫩粉色的。“可怜的宝贝。”他柔声哄道。


死侍挤眉弄眼地贴上去,用低沉的嗓音说:“亲它一下就好了。”


那片皮肤立刻被狠狠戳了下,小蜘蛛喜滋滋地“哎哟”了声,转身原路向电梯返回。“快点。援兵来了,帮我打晕他们。晚点我请你吃冰激凌当补偿?”


三个研究员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们。


[我们就是。]


比起擦拭着刀锋上的血迹度过漫漫长夜,小蜘蛛的提议听起来棒透了。他们一路打了出去,留下身后一长串或人事不醒或被蛛丝从头包到脚的警卫。打晕纳粹虽然比不上杀死他们爽快,但有小蜘蛛作陪,两者基本上一样好玩了。


接着,小蜘蛛跟美国队长碰了面。死侍躲藏在不远处的阴影中。别以为他没注意队长也带来了自己的影子——冬日战士盘踞于对面的暗巷,消防出口的上方也有个人影蹲守着。也许过一会,他们会去九头蛇的仓库完成收尾工作。


之后就到了冰激凌时间,在小蜘蛛最喜欢的店里。他们是那儿的常客,不管服务员还是顾客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小蜘蛛把面罩拉到鼻梁上开始大快朵颐后,死侍没有再往他的下半张脸看过一眼。总有一天耐心会得到回报,到时候他赢得的信任一定会让小蜘蛛主动脱下整个头套。


“谢谢帮忙。”之后的之后,他们坐在一片能俯瞰公园的屋顶上。小蜘蛛说:“我自己也能行,可——”


“可那样还有什么乐趣呢?”死侍靠住他的肩膀问。


“乐趣。”小蜘蛛哼道。不过他不但没有挪开,反而把头也靠到了死侍的肩膀上。


死侍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动不敢动,生怕最微弱的呼吸也会让小蜘蛛离开,或者误会Wade不想要他的亲近。然而,天知道他是被附身了还是怎么的,至关重要的一刻他居然吐出来下面这句话。


“今天有个超级火辣的家伙给了我电话号码。”


[你他妈到底有什么毛病?]


“是吗?”小蜘蛛坐直上身,盯着他问。


{气氛全没了,蠢侍}


显然Wade跟他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而且不配拥有任何美好的东西,所以他才会又鬼斧神差地补充了句:“我觉得他想约我。”实话实说,他到现在都没想通会有人约他。


“你应该给他打电话。”小蜘蛛听起来……很兴奋?很高兴?这两者都不该是小蜘蛛知道有人想约他的反应。可恶。哪怕明知道不可能,Wade内心深处到底还是报了丝希望,想着对方也许可能大概会嫉妒一小下来着……


[做你的梦吧,可怜虫。]


“是啊,也许我会的。”


蜘蛛侠拍拍屁股一跃而起,仍然精力充沛活蹦乱跳。“我明天要早起——得去睡一会。”他走到屋顶边缘停下,忽地摇了摇头轻笑。“确实很有乐趣,DP。”然后,纵身跃进夜色。


Wade目送他从一个屋檐飞向另一个屋檐,直至消失不见。虽然他们时不时调个情,但小蜘蛛叫他去跟别人约会,这话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幸好Wade不是沉溺在自爱自怜里无法自拔的人,否则他的下半辈子永远别想从床上爬起来了。


他掏出手机,开始找Peter的名字。


TBC

评论(4)
热度(76)

© 某个某 | Powered by LOFTER